咖喱饭咸咸的 ω

沉迷游戏 已经没救

【黑研】告白(情人节贺文w)

呀…这篇其实构思了很久,删了又删,拖了又拖的,结果连初衷都忘记啦w(揍

结尾收的很突兀不自然 是因为忘了一开始设定的结局…

总之,这是篇很平淡的黑研。

PS.有点角色崩坏以及小学生文笔…能接受的话请=͟͟͞͞ʕ•̫͡•ʔ =͟͟͞͞ʕ•̫͡•ʔ =͟͟͞͞ʕ•̫͡•ʔ =͟͟͞͞ʕ•̫͡•ʔ =͟͟͞͞ʕ•̫͡•ʔ↓↓↓






黑尾半拖半搂着昏昏沉沉的研磨走到已经没人的车站。扶好研磨让他稳稳地靠在自己身上,自己则一边注意着公车一边帮研磨整理有些松掉的围巾末了在脑后恶作剧地系了一个可爱十足的蝴蝶结,再加上围巾本身粉粉嫩嫩的颜色,黑尾一个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

当然,围巾是黑尾给选的。

记得那时黑尾拿着粉红色围巾笑眯眯地给研磨围上时,研磨的表情像是误吞了一块姜。不过也没有挣扎 就任由对方把他缠成一只粉色的粽子,等停了手后研磨也只是拽下遮住眼睛的部分径直朝前走。

面对黑尾疑惑和戏谑的眼神,研磨只是抿了抿嘴,移开视线抛给黑尾一句话。

「因为是阿黑给的。」

然后黑尾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阵强风打断了黑尾的回忆,他下意识地护住怀里的人。

感觉有点冷,黑尾抬起头看着已经亮起来的路灯,公车还没有来。

研磨的头枕在自己肩膀上,半个身子都缩在自己怀里。倦怠得像只猫。黑尾闲着没事干,就一手搂着研磨让他将重心完全转移到自己身上,另一只手就像安抚猫一样,一下一下地摸着研磨的布丁头。

然后被摸的好像很舒服的研磨,在睡梦中歪过头蹭了蹭黑尾的手心。

黑尾感觉嘴巴有点干,他眯起眼,舔了舔嘴唇,但是没有用。

黑尾铁郎喜欢孤爪研磨。

这份感情已经沉淀了很久,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对研磨来说,有很多个身份。

但是,这么多身份里,没有「恋人」这一项。

这让他感到很沮丧。

黑尾将视线从研磨身上移开,环视了一下四周,没人。于是他弯下腰,靠近了研磨微微抬起的头。

在围巾的遮挡下,他吻上了他。

黑尾一开始只是简单地挨着研磨有些冰的嘴唇,待暖热了,就分开研磨的唇瓣,温柔地入侵。

这不是黑尾的初吻,也不是研磨的。

他们的第一次吻,是在六七岁,黑尾为了抢被研磨吃掉的水果糖。

小黑尾霸道地将舌头挤进研磨的口里。而小研磨为了苹果味的糖不被抢走,将它藏在舌头下面,把嘴抿得紧紧的。

无关乎情欲,一块水果糖在二人的纠缠中在舌尖融化。黑尾为了那甜甜的味道,捉了对方欲躲开的舌和唇仔细吮吸,末了放开研磨,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满意:「这样我们就都吃到啦」

然而第一次的唇齿纠缠中留存于今的记忆,却只有自己放开研磨时对方连耳尖都红的要滴血的模样,嘴边挂着银丝一般的痕迹证明了他们刚才做了什么。研磨迷茫地看着自己,用软软糯糯而又模糊的颤音叫着自己的名字
——糖的味道什么的,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从那之后,黑尾就经常趁研磨睡着时偷偷吻他,他忘不了那时和苹果一样又红又好吃的研磨。

黑尾眯起眼,舔过研磨口内的黏膜,惹得怀里的人不自觉地发出舒服的呜咽。

还不够

还想要更多

黑尾将研磨模糊的呻吟和唾液吞入口中,多余的津液顺着研磨嘴角流下。


自己在渴求着眼前的这个人

想要和他更近一步,想要更加接近他

…有点不妙啊。

黑尾闭上眼,失控地收紧了搂着研磨的手臂。舌头缠住了研磨的舌,在口里发出粘腻的水声。

「唔…」

怀里的人挣扎了一下,然后回抱住黑尾,小巧的舌头主动贴上黑尾的,然后干脆地离开,末了以一个浅浅的轻吻作为完结。弄的黑尾心里痒痒的。

「阿黑」

黑尾睁开眼,看到的是自己吃惊的样子——在研磨的眼里

「我喜欢阿黑」

黑尾低头看着研磨亮晶晶的嘴唇和猫一般的眼眸,愣愣地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研磨等了等,见黑尾没反应,有些不耐烦地拍了拍黑尾的脸,却被紧紧抱住,耳边响起熟悉的低沉嗓音。

「研磨」

喜欢你。


评论(2)

热度(29)